目前的种种迹象表明,共济会已经逐渐放弃对中医学的打压,转而正在全球布局中医,并要将中医资本化!

根据美国相关研究机构的统计表明:中国的中医学越来越全球欢迎,目前可以统计出来的数据显示,全球有50亿人是中医药的直接或者间接受益者,而正在进行中国的中医学研究的超过180个国家!而2020年的全球特殊事件,则导致中医学在世界范围内第一次超过西方医学的声望和盛名。

目前由于受西方文化强势霸权的影响,很多中国人依旧认为中医学是非科学,没有用!中国人要是觉得中医没用,是非科学,那么只能让据说是反中医学的大本营美国国内发生的一幕幕事实再来给中国人上一课!

最近10年,美国医学界逐渐认识到中国中医学的巨大价值,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愿意接受中医治疗,而中医的廉价高效的作用让使用它的美国人感到很惊奇。

在美国,好莱坞影视区的不少明星均体验过中医学的疗效,尤其对中医的针灸和按摩效果感到非常惊奇。早在2008年,美国NBA联盟球星们在北京奥运会期间,专门前往中国的中医治疗馆进行针灸和按摩治疗,给他们带来的非常不错的体验。

毕业于世界顶级医学院的美国医生奥茨,在自己主持的著名节目《奥茨医生秀》中,大力推广中国的中医学,并且自己亲自学习针灸学,并在节目上进行演示,取得了良好的宣传效果,奥茨认为:以往美国医学界对中国的中医学怀有深深的偏见和误解,事实证明,中医学是一门科学,有着独特的治疗方式和治疗效果。

根据盖勒普机构的统计调查表明:在美国,每8个人中,就有1个曾经接受过中国的针灸学治疗。而更多人的则同时使用和体验过中医中的中药、推拿按摩。

随着中医学在美国的逐渐普及,目前全美有超过80%的人表示将把针灸作为治疗疾病的手段和选择。

目前在美国从事中医研究,开办中医院的医学人员已经高达35万之多,这里面除了一定比例的华人外,更多的美国本土白人医学人员也加入了这一行列。

实际上,美国的内华达州早在1973年就通过中医合法化法案,这也是美国史上第一部《中医法》。

这个中医法案规定:中国的中医学不仅包含针灸治疗,也包括中医药的应用。该法案承认中医的独立地位,保障了中医在研究和治疗的过程中,不受西医的大规模影响。

美国目前还在多所大学开设额中医学课程,一位专业学习这门课程的美国学生凯芮斯说道:“中医学很全面,它将你身体的各部分看作一个有机的整体,看成具有互相联系和互相作用的整体,而不是孤立的看作一个个的器官,这表明中医学具有现代系统科学的伟大观点,这是我喜欢中医的重要原因,我以后将会执业和进行相关中医学的科研。”

目前越来越多的美国医学家开始成为执业和教学的全职中医。他们一方面监督检查学生们的针灸练习,其余时间在健康中心和诊所为病人进行针灸治疗。

一名叫做丽萨的医生曾对美国媒体说道:“我儿子小时候曾患严重的肺部纤维化,西医已经放弃治愈的可能性,但中国的针灸和草药帮助他恢复了健康,现在已经30多岁了。中国的中医疗法真的非常有效,可以和西医完美互补。我现在越来越确信这一点。”

“我们希望通过教育、科研和临床诊疗,推动中医在海外的传播,让美国的民众了解真正的中医。”丽萨继续说道。

目前美国有45个州已经通过了美国版的中医执照(NCCAOM)考试,该证实施全国统一考试,统一颁发上岗执照。中医作为独立医学体系,美国政府目前每年投入超过30亿美元,用于补充和替代现代医学体系的研究和发展,因此针对中医、中药和针灸的研究项目多达一百多种。

最近10年,美国政府带头从中国挖掘了大量的中医人才,到美国去进行研究和教学,美国政府规定,中国60岁以上的老中医,到美国去可享受“敞开绿卡”的特殊优待。

美国人的强盗本性依旧在中医学研究领域不减,2014年,一批伪装成旅行团的美国人到山西运城治疗肺结核,因为运城这儿有一个老中医有治疗肺结核的独门绝技。美国人为了搞清楚这位老中医是不是真能用中医治疗肺结核,带了几个已经被美国的西医人员宣布无法治疗的肺结核病人过来“试试运气”,结果这位老中医用祖传独门秘方,把这几个肺结核病人治愈。

这件事直接在美国引起了轰动。而美国相关研究机构再次派遣人员企图盗取这个老中医治疗肺结核的方子,结果这群鬼佬们因为不懂中医的特殊规矩碰了一鼻子的灰。

最近500余年,特别是最近200年,西方发动的世界战国丛林争霸时代,导致西方逐步主导的世界文明格局,中医学曾经为了让位于西医学,被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共济会多次被步步进逼。

就这样中医在最近100余年的时间里,多次面临“生死存亡”的处境中,但是随着中医的疗效越来越被更多国家的人认识,中医学逐渐在世界其他国家被逐渐接受和认可,如今到了2020年,已经先后有180多个国家开始从事相关研究,可以说这在全世界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但是国内的景象却是另外一种情况,这么多年来,中国的某些学者院士口口声声讲科学,讲西方,口口声声说中医不是科学,要取消中医等云云,面对2020年,中医学威名的绽放,此时该做何感想呢?

但是我们也必须正视一个极为重要的历史事实,在中医学的发源地中国。由于最近几十年的影响,真正愿意信奉中医的人,正如方某人之流所期望的那样,是在越来越少,这场中西文明交锋的文化战争,我们的确已经输了一场。如果不是2020年的全球特殊事件,中医药发挥了绝佳的作用,中医学的命运真的可能并不是很好。

目前世界中草药市场年销售总额超过3600亿美元,而中国大陆的份额只占其中的2%,不及日本和韩国的一个零头,即使是新入门的美国,也在最近几年后来居上,占据了目前份额比例的10%。

因此中医学目前在全球呈现出魔幻的局面,一方面,在中国国内,仍有大量的所谓科学人士,拼命叫嚣,中医不是科学,中医应该被取缔;另一方面,是全球国际垄断资本,在世界中医药市场上疯狂布局与扩张,疯狂抢挖人才和盗取中医药秘方,抢注专利商标。

这种局面的出现可以说,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中医学没有向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共济会原先设想的那样,逐渐消亡,反而开始逐渐兴盛。因此共济会调转枪头,转而由反中医,开始默认中医学的发展,在背后却开始了新的世界资本入主中医药市场。

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很多中国人一辈子不曾明白:相比占有,失去才是最大的悲剧。当具有5000年文明历史的华夏中国中医学,目前在国外其他国家攻城拔地,星火燎原之时,却在中国本土渐渐呈现萎缩态势。如果不是2020年的全球特殊事件,中医大显神威,中医在中国的命运到底如何,真的是个未知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