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作为当今国际社会最为重要的一个组织之一,目前联合国拥有193个会员国和2个观察员国,在原则上只有主权国家才能成为联合国的会员国,因此有许多想要获得独立的地区,都想发设法要加入联合国,借此确定自己的“独立地位”。

在巴尔干半岛也有这样的地区千方百计想加入联合国,它就是科索沃,自从科索沃自行宣布“独立”后,全球已经有100多个国家承认了它的“独立”,但由于中国和俄罗斯的反对,至今科索沃都无法进入联合国的大门,那么,为什么我国不承认科索沃的“独立”呢?

科索沃是塞尔维亚西南部的一个自治省,南部毗邻阿尔巴尼亚和马其顿,虽说现在它是塞尔维亚的一部分,但据历史学家考证,最早生活在这片地区的其实是阿尔巴尼亚人的祖先。

早在公元前4-5世纪,伊利里亚人的游牧部落就已经生活在科索沃地区,直到公元6世纪,才有大批斯拉夫人定居巴尔干半岛,并在此处垦荒修筑,一部分伊利里亚人被同化,另外一部分则被赶向了丘陵和山地。

公元9世纪,斯拉夫人中的塞尔维亚人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到了公元13世纪初,塞尔维亚人趁着东罗马内乱、君士坦丁堡沦陷的机会大肆扩张领土。

在巴尔干半岛建立了起了塞尔维亚帝国,最初这个帝国就定都于现在科索沃的普里兹伦,因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科索沃是塞尔维亚人的“龙兴之地”,这也是塞尔维亚绝对不肯让科索沃独立的原因。

只是很快,塞尔维亚就因为在与奥斯曼帝国的战斗中失败,而不得不向其臣服,由此之后的几百年,奥斯曼帝国掌控着巴尔干半岛。

为了加强统治,奥斯曼帝国在巴尔干地区大力推行自己所信奉的教,并向那些“异教徒”征收高昂的宗教税。

由此,大批信奉东正教的塞尔维亚人纷纷逃离原住地,这给了阿尔巴尼亚人重回科索沃的机会:阿尔巴尼亚人开始信奉教,并重新回到科索沃定居,很快替代塞尔维亚人成为了科索沃地区的主体民族,这为今后的科索沃问题埋下了隐患。

而后,随着奥斯曼帝国的衰落,巴尔干半岛的各个民族纷纷开始追求独立,并趁此机会不断扩大自己的领土范围,“巴尔干火药桶”一点即炸。

在两次巴尔干战争后,塞尔维亚再次得到了科索沃地区,并大举向该地区移民,试图改变该地区以阿尔巴尼亚人为主的状况,

但此事却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也成为了日后科索沃问题的根源:一方面,因为在战后,阿尔巴尼亚人取得了独立,但在科索沃地区居住的阿尔巴尼亚人却又要“臣服”于塞尔维亚,这令他们心生不满。

另外一方面,塞尔维亚人将对奥斯曼帝国的仇恨转嫁到了阿尔巴尼亚人头上,他们剥夺科索沃地区阿尔巴尼亚人的公民权利,还试图对他们进行驱赶,更是引起了当地阿尔巴尼亚人的不满,阿族人反抗、塞族人,两族之间的仇恨越结越深。

1941年,德国横扫巴尔干半岛,南斯拉夫被轴心国瓜分,时任意大利总理的墨索里尼控制了科索沃,并将其并入他所拼凑的“大阿尔巴尼亚”版图中。

此刻起,居住在科索沃地区的阿尔巴尼亚人可谓是“扬眉吐气”,他们不仅没有反抗法西斯的入侵,甚至对于加入“大阿尔巴尼亚”感到十分兴奋,还借此机会大肆攻击塞尔维亚人,据说,有大约10万塞尔维亚人在这段时期逃离科索沃,这也让两族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

二战后期,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两国游击队并肩作战抗击法西斯,虽然在战场上他们持有同样的立场,但他们仍是对科索沃的归属各执己见。

1945年2月,轴心国败局已定,阿尔巴尼亚人趁机在科索沃成立了军政府,并阻止原本住在科索沃的塞尔维亚人和黑山人回到科索沃,由此塞尔维亚人再度与阿尔巴尼亚人爆发战争,最终塞尔维亚取得了胜利。

而后,为了阻止科索沃并入阿尔巴尼亚,铁托将科索沃提升为科索沃和梅托希亚自治省,隶属于塞尔维亚共和国,但这一安排却引起了塞尔维亚人和阿尔巴尼亚人双方的不满:当地的塞尔维亚人觉得自己被“抛弃”了,而当地的阿尔巴尼亚人却认为自己应当与塞尔维亚、黑山等国家一样,获得自治共和国的地位。

为此,当地的阿尔巴尼亚人觉得自己在南斯拉夫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曾多次举行要求“独立”的,但慑于铁托的强权,塞尔维亚人和阿尔巴尼亚人还勉强在科索沃地区共存着。

可两族人的矛盾一点都没有减少,一方面是因为塞尔维亚人对阿尔巴尼亚人中的“亲法西斯”分子进行了“清洗”,这让阿族人大感不满,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科索沃地区都是南斯拉夫最贫穷的地区。

数据显示,1953年科索沃地区的人均GDP只有南联邦平均水平的53%,文盲还占了总人口的40%以上,除了整体上的贫穷之外,在科索沃地区生活的阿族人的文化程度、生活水平都大大落后于塞族人,更加导致了阿族人的不满。

铁托逝世后,失去了强权弥合的科索沃地区民族矛盾开始爆发,当地的阿族人在阿尔巴尼亚的支持下,兴起了“独立运动”,要求“独立建国”;

而塞族则认为科索沃是塞尔维亚“文明的摇篮”,绝不可能放弃,两族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时常发生。

虽然当时科索沃的“主体民族”已经是阿尔巴尼亚人,但也许就像米洛舍维奇所言,谁放弃了科索沃,谁就是塞尔维亚的千古罪人。

因此,就算塞尔维亚无力阻止整个南斯拉夫联邦的分崩离析,它也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科索沃的独立。

正是在这种民族情感的推动下,塞尔维亚不顾阿族人的抗议,于1989年取消了科索沃的自治省地位,并派军阿族人的反抗。

1996年,阿族激进分子成立“科索沃”,试图通过暴力手段取得“独立”,而米洛舍维奇的应对方式,则是派大批塞族军队和警察进驻科索沃稳定局势,尽管两族人的剧烈冲突造成了30万难民流离失所,但双方谁都不肯轻易放弃。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科索沃问题乃至整个南联盟都已经成为了大国博弈的新的支点和战场,一国之内的民族矛盾在外力的干涉下变得更为复杂。

二战结束后,世界很快进入了两极对峙的冷战格局,在巴尔干地区,社会主义的南斯拉夫自然是美国最大的“绊脚石”。

原本西方势力原本就想彻底解决这个绊脚石,科索沃问题正好给了他们一个搅乱巴尔干半岛的借口。

而且,由于科索沃问题造成大量难民涌入西方社会,欧洲发达国家也担心这将会造成他们的社会混乱。

为防止问题扩大化,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一直试图强迫塞尔维亚承认科索沃的独立地位,但由于米洛舍维奇坚定的历史使命感,塞尔维亚顶住了各方压力,绝不屈服。

这让美国认为自己在东欧建立的格局受到了冲击,影响了它的国家利益,于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打着“人道主义”的旗号,发动了科索沃战争,对塞尔维亚进行了长达78天的狂轰乱炸。

无奈之下,南联盟不得不接受联合国安理会第1244号决议,南联盟军队撤离科索沃,该地区由联合国“长期托管”,并受北约主导的“科索沃和平实施部队”的“安全保障”。

总的来说,就是大家不打了,联合国负责善后:各国遵循联合国派兵进入科索沃、返乡难民由联合国监督安置、科索沃问题也由安理会裁决。

此后,南联盟很快解体,美国的目的达成——巴尔干最后的对抗势力被瓦解,而塞尔维亚的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的科索沃依旧是他们的心头大患。

2008年,科索沃“总理”哈辛·塔奇举行“独立投票”,按投票结果宣布科索沃从塞尔维亚“独立”,并公布了“官方印章”和“国旗”,而塞尔维亚政府对此坚决反对,宣称绝不可能放弃对科索沃的主权。

2010年,国际法院宣布“科索沃独立并不违反国际法”,现在也已经有美国等107个国家承认了科索沃的“独立”,可就算是这样,科索沃想要跨入联合国的大门,真正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也很难实现,因为中国、俄罗斯这两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至今尚未承认科索沃的“独立”。

由于我们的反对,即使科索沃在2016年已经能参加奥运会了,但它仍然不可能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加入联合国。

俄罗斯不承认科索沃“独立”几乎是理所应当的,毕竟当初美苏冷战,前苏联就已经站在了美国的对立面,而科索沃这几年在美国的“操控”下更是站在了“反俄”的最前线,那么为什么我国也不承认科索沃的“独立”呢?

一方面,这是基于情感方面的考虑。众所周知,在科索沃战争中,美国为首的北约用B-2隐形轰炸机悍然炸毁了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导致我国记者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颖三人当场牺牲,另有数十人受伤。

此事引发了我国国内排山倒海的悲愤控诉,但当时我国尚无力与美国对抗,只能忍辱负重,让美国通过“道歉”和“赔偿”了事。

“五八事件”是中国人民心中永远的伤痛,也成为了我们坚决支持塞尔维亚维护主权完整的重要支点。

另一方面,从法理上而言,科索沃所谓“独立”的依据,是他们举行了“公投”,“按照人民意愿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国家”,假如我国认可这种法理、认可一个地区的人民可以自行决定是否“独立”而无需得到母国的同意,那么就意味着台湾也可以依据这种“法理”实现“独立”。

这是我们绝对不允许发生的情况,我们也绝对不会承认这种法理,因而只要塞尔维亚坚持不放弃对科索沃的主权,不承认他们的独立,那我国也不会承认科索沃的所谓“独立”。

实际上,正是因为这一原因,西方世界对于科索沃“独立”一事也并非是铁板一块,欧洲有类似民族问题的国家也都不承认科索沃的“独立”。

例如西班牙就是一个不承认科索沃“独立”的国家,因为其国内的巴斯克、加泰罗尼亚等地也一直都在“”,一旦西班牙支持科索沃,那么回头加泰罗尼亚就可能援引此例宣布“独立”。

也就是说,对于科索沃而言,他们想要实现独立,在可预见的未来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科索沃的“独立”完全是他们受到美国操纵之下的“一厢情愿”,美国远在大洋彼岸。

当然可以置身事外,凭自己心意搅乱巴尔干半岛,但欧洲各国则不愿意再看到这里爆发冲突、累及自身,连欧洲盟友都不支持美国,一旦到了真正的关键时刻,又有多少人会支持科索沃呢?

另一方面,既然塞尔维亚绝对不可能放弃自己的“龙兴之地”,那科索沃“独立”的法理依据就不可能受到我们以及全球其他有着类似问题国家的承认,那么科索沃就不可能踏进联合国的大门,真正实现独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